首页> >长篇连载> >[散花天女][作者:紫屋魔恋][全11集]>

首页  »  [散花天女][作者:紫屋魔恋][全11集]

  【内容简介】

  为了藏宝图,虎门三煞杀上泽天居,欲夺南宫世家,本是十拿九稳的强掳豪夺,却碰上南宫雪仙的师父——妙雪真人助阵,但曾在江湖上令贼人闻之丧胆的妙雪真人,居然在虎门三煞其一锺出的一掌下落败?!
  南宫雪仙扶携师父逃离战场,竟碰上一对意想不道的江湖故人,而从他们口中,得知妙雪真人所中竟是邪道武功“十道灭元诀”,消失十多年的邪道武学再现江湖,将兴起什幺样的波澜?

  


  第一集 第一章 大败亏输


  “叮叮叮!”金铁交击之声连响,两边出手都快,长剑和分水刺不住绞击,声音中一点儿空隙也没有,可见两人出手之速。

  大厅之中分成了三对激战,相较之下,外头的战声渐渐消失,正自挥洒长剑,与对面敌人的分水刺激斗的女子观个空处,脚下一踢,一个倒下的椅子飞到另一边战圈之中,这一下围魏救赵的手法极为漂亮,即便连那已占了上风的黑衣人也不得不暂停攻招,一掌将袭来的椅子拨开;被黑衣人逼得几已使不开手脚的少女连声道谢也来不及,连忙深吸一口气,通畅了内息,手中长剑挥出蔽天剑芒,生怕来不及般向那黑衣人洒去,一时之问竟令对手只有招架之能。

  虽说及时出手解了妹妹的围,但那女子却没办法帮上更多的忙。眼前之人名为梁敏君,武功在来犯的虎门三煞之中虽说最弱,其江湖声名泰半是靠着两个结拜义兄扶衬,但与自己相较之下,相差却也在伯仲之问;尤其分水刺是短兵刃,梁敏君出手险绝,方才若非自己硬是一剑将她迫开,只怕还没办法出手相助妹妹。

  此刻虽解了妹子之危,但梁敏君觎机又钻近身畔,连着几招杀手迫得她不能不应。南宫雪仙虽心悬娘亲那边的战况,可此时此刻仍然无法分心;娘亲的对手交手经验丰富,边战边拖着娘亲远离战圈,此刻已离得远了,眼前又有梁敏君在旁牵制,南宫雪仙便有三头六臂也难以兼顾。

  幸亏她除了南宫世家的家传剑法,还另外拜了一代剑尊妙雪真人为师,兼得两家之长。虽说限于年岁,造诣还不深厚,但长剑飞舞之间,两家剑法循环使出,变幻莫测,梁敏君一时也难占上风,几下兔起鹊落的交手,渐渐又给南宫雪仙迫出了距离。

  心下暗自叫糟,手中长剑虽吞吐不定,却是奈何不了面前的梁敏君。即便心知对手使的是下驷对上驷之策,可梁敏君武功虽不如自己,但出手既险且狠,分水刺在她手中极尽短兵之威,即知意在牵制自己,攻招之猛却凌驾守势之上,加上心悬娘亲和妹子的战况,偶尔还得分出手来援救,便以南宫雪仙之能,要将她解决却也不是数十招内之事,若一个不慎恐怕还要伤在她手下。

  不过中这计策也怪不得南宫雪仙。一来这虎门三煞此次强袭来得既快且狠,加上数年前老父南宫清逝世之后,家道渐渐没落,泽天居许久没能重温老父在时数百食客的盛况,战力已有落差;二来虎门三煞一入门,首先说的便是长兄南宫泽被伤落崖、生死不明的消息,令得南宫世家三人心中不定,竟给对手占了先机。

  何况要说武功,南宫世家三女现在以自己为首,可一时之间却拾夺不下虎门三煞之末的梁敏君;娘亲虽说以往江湖行走时也是一方侠女,但自嫁了南宫清之后,好长一段时间在家相夫教子,十余年没动过手,武功不进则退,否则换了当年“玉燕子”裴婉兰的身手,对上出其不意的优势、又是虎门三煞之首的锺出,他要占上风也是难上加难。

  但妹子南宫雪怜那边就弱的多了,她比自己还小上一岁,才刚过十七,便连南宫世家的家传剑法也未习练精熟,更别说另拜名师了。对手颜设虽说意在生擒,手上不下杀招,又有自己暗中照拂,但要等南宫雪怜胜敌,却是绝不可能。

  便不说厅中战况不利,外头的声响听来也颇为不妙。泽天居虽也是南宫世家一脉,但离开世家也有几十年了,人丁又不兴旺,南宫清在世时靠着他的威名武功,泽天居中还教练出不少武功不弱的庄丁,可自南宫清死后,南宫泽为了不堕父亲威名,独自行走江湖,留下三女守着泽天居,庄丁渐渐流散,战力大为削弱,而虎门三煞的门人弟子却是为数不少,均是江湖匪徒、凶悍难敌,加上突遭袭击,以厅外众人的武功,别说协助厅里了,光能自保都得托老父在天之灵保佑。

  听着外头战声渐渐平息,南宫雪仙心知不妙。若没有意外,外头恐怕是虎门三煞的人得胜,厅里的战况原就危险,若让虎门三煞的门人进来助阵,自己这边只怕更是难当。

  她一声轻叱,长剑一招三化,原想先伤了梁敏君再论其他,没想到一剑击出,竟迫不开梁敏君,反倒让梁敏君找到空隙欺了进来,一转眼问梁敏君那皎好的脸蛋已在近前,若非南宫雪仙掌上造诣也自不弱,临急之问勉强还能抵御,虽是守多攻少,但既是寻到了喘息之机,梁敏君要胜她也已难能。

  只是梁敏君这一欺近,却非为了胜她,而是迫南宫雪仙对她全力以赴,顾不得另两边战情。就在南宫雪仙专心面对梁敏君的当儿,耳边只听得南宫雪怜一声痛呼;她眼角余光望去,只见妹子长剑脱手,后颈要害处已落到了颜设手中,只见颜设微微用力,从未吃过如此苦头的南宫雪怜忍不住又是一声高叫,眼泪已滑了出来。

  她与南宫雪仙皆遗传自裴婉兰的高挑身材,颜设身子却是五短。为了方便捏住南宫雪怜后颈,一制住她便一脚踢在南宫雪怜膝弯,迫得她跪了下来,光双膝在硬石地上一码,便够让这从没吃过苦头的小女孩痛声哭叫。

  本来手上功夫就难当锺出威悍十足的掌劲,又见女儿被擒,听得她哭叫出声,裴婉兰分心之下,一个不慎只觉胸前一麻,竟给锺出点中了穴道;也不知这锺出练的是什幺武功,虽非正宗的内家功力,威霸却是十足,竟连裴婉兰一身内力都受之不住,那酸麻无力的感觉转眼间便袭过全身,令裴婉兰浑身一软,再也没有反抗之力,给锺出一把搂住了纤腰,想倒都没法倒地。

  没想到少了自己照拂,娘亲和妹子竟接连遭擒;自己精招迭出,却始终难以解决面前的梁敏君,即便占了上风也难克敌制胜,现下再加上锺出颜设这两个武功只在梁敏君之上的凶人,以自己一人之力如何能胜?

  偏偏就在此时,南宫雪仙所受的压力也是倍增!梁敏君既冲到了近处,正是分水刺擅长的距离,哪还容得南宫雪仙退开?分水刺使将开去,南宫雪仙左掌飘飞,虽是攻守兼备,全没落了下风,但右手长剑难施,以短制短,以她的功力可还难以应付眼前这梁敏君。